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命里终有时》:第十四章 巧遇张大人

“几位叔叔,几位大人,你们方才讲的话,我都听见了……我想……”袁剑栋听到几个人要走,由于姓张的这位大人醉得厉害,各位光张罗他了,连结帐都成了问题。袁剑栋在那再也坐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他们的桌子旁。 “如何,你要干什么?他这全是醉话,完都是无心之举,你可别打他的歪主意。”张大人身旁的几个人,对穿着前卫,打扮入时的袁剑栋来到他们身旁,充满了警惕。 “歪主意?不会的,我如何会打你们歪主意呢!”袁剑栋笑着解释。 “没打歪主意,你过来干吗?你也别跟咱们装,顶破天,咱们给你点钱,当封口费,或者你们那一桌,咱们也一同请了。你可千万别狮子大开口!咱们全是衙门里当差的,也有自个的路子。你真把咱们给卖了,也未必你就一定赢!最多弄个两败俱伤。我看,你依旧想条别的财路吧!”张大人身边的几位学弟,讲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而且,他们的想象力,也很是丰富。袁剑栋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会那样想他。 “不,几位叔叔,你们领会错了,我如何会给你们告官呢?我明白,你们是难得的好官!你们的话,我没听全,可听得出,你们能把国家、民族的大义放在内心头。我不会打你们的歪主意,只是感觉,对你们很敬重,特别是这位张大叔,更是令人钦佩。我是想,我是想把你们这一桌的饭钱给付了。让你们赶紧带如此张大叔回去休息。” 醉醺醺的张大人胀红着脸,眼睛半睁半闭着,摇摇晃晃地立在那里,听了袁剑栋的话,忽然来了精神,对着袁剑栋问道:“年轻人,你讲的全是真的?” 旁边的几个同人,对此半信半疑,也一齐问道:“不会是想撒张大网,把咱们一网打尽吧?” “如何会呢?要是想把你们一网打尽,我还用想如此的法子,直接就让我哥拦住你们,我自个喊几位官老爷来就行了,何至于自个在这堵着你们?连帮手都不喊?” “那倒是。瞧你也像见过世面的。也不像是在乎贪几个如此小钱的人。” “那就多谢几位叔叔高看我袁剑栋了。” “哦,原来你是袁升职老爷家的——公子呀。如何不早讲呢?咱们还跟你爹有些交情呢。明白你有种,是去法兰西混过的人物。那好,咱们也不跟你多啰嗦了。你也明白,也清楚,咱们不能再让他讲下去了,得赶紧走。今天这饭钱,你先给垫上。年轻人,咱们算是把你记下了。哪天,衙门里遇着事,有用得着咱们的,尽管讲!山不转水转,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袁剑栋对几位大人作揖作别。 袁剑栋目送着几位大人扶着那位张大人离开,店小二也刚好嘴里吆喝着,端上桌一个用竹笓做的小竹篮,里面放着薄薄的油纸,一层层隔开那十多个外焦里嫩,略带着酥黄颜色的火烧。火烧里面夹着的,则是肥而不腻,颜色鲜嫩,令人看起来就有食欲的熟驴肉。 袁剑栋招呼华天良和华逗逗赶紧吃。 华天良伸手就拿了一个,逗逗却笑着一直瞧着那滚驴子,并没有马上动手的意思。 袁剑栋心细,猜想逗逗是第一次跟他们出来下馆子,有点害羞,就用纸把滚驴子包好,热情地给逗逗递过去。 华天良和华逗逗手里都有滚驴子了,袁家兄妹才一同从小竹篮里各自拿起一个来吃。 逗逗接过袁剑栋递给她的那个滚驴子,内心的馋虫急得“直冒火”,嘴里也恨不得一口两口把它吞下去。可她真的下口吃时,却一直收敛着,即便肚子饿得“咕咕”喊,也在内心不住地提醒着自个:千万不能吃太多,咬时,也要小点口。在剑栋哥眼前,依旧得像个淑女,可别出那个“傻老婆吃席”(北方俗语)的架势,让他看了笑话多不好。 华天良却与逗逗不同,内心也完全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他在一旁分明吃的是狼吞虎咽,煞是过瘾。他还一面自个吃,一面时不时看一眼坐在旁边的逗逗。 华天良张了几张嘴,没有马上讲话。可一个滚驴子下了肚,见逗逗那火烧还没吃几口。他最后依旧忍不住对逗逗讲道:“逗儿,今儿俺跟剑栋兄弟可是第三次见面接触了,剑灵妹子俺是第一次见,可这一来二去,俺是看知道了,别看他们家里有的是钱,跟我们依旧一路人,真能掏心窝子。既然认了兄弟姐妹,就得当成一家人一样的相处,你学俺,就放开了吃,别下不去口,能吃多少吃多少,吃得越多,他们肯定越欢喜。一家子,见了外,才生份。”讲到这,华天良又把目光转向袁家兄妹,“两个弟弟、妹妹,你们讲,俺讲的对不对?” 袁剑栋刚想站起来答复,剑灵就把哥哥按住,在旁边抢着讲道:“哥,你先老实点,坐住了,别讲话,先听我的。” 袁剑栋见妹妹讲话很有兴致,也就笑着点头,“好,到什么时你都喜欢在你哥眼前逞强,不改你这袁家小姐的脾气,我先暂时当哑巴,就听你先讲。” “我吧,就感觉天良哥讲的太对了,实打实的相处,顶令人感觉内心舒服。难怪我哥把你当成好兄弟。他这眼光还真没看错。我今儿也算是福气,跟着我哥把你这好大哥认下。我们这缘份,也一样不浅。逗逗,你真得学学天良哥,放开肚子吃就是了,哪怕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让咱们请吃滚驴子,咱们也供得起!” 华天良听了剑灵的话,开心的直点头。顺手又从小竹篮里拿出第二个滚驴子,用自个的实际行动表达对袁家兄妹热情款待的支持。 “逗逗,看天良哥可是都吃第二个滚驴子了。你呢?给姐点回馈好不好?” 袁剑灵的话把逗逗也给感动到了。她深深地舒了口气,用力地把手里的滚驴子咬了一大口。 “剑灵姐,这回馈,还可以吧?”逗逗一面吃着,一面讲道。 “嗯,这才对吗。其实就不该让我劝,你一开始就该如此。”袁剑灵瞧着逗逗的样子,温暖的讲道。 见华天良和逗逗都吃得香甜,袁剑灵又对着哥哥讲道:“哥,要讲起来,天良哥,另有逗逗,可比你那几个发小像‘朋友’。瞧他们几个,分明就是墙上草,随风倒,一天好几变,一会儿巴结你,一会儿又狠狠地甩你。要依着我,以后就不理他们。瞧你刚回来那段时间,他们以为你要飞黄腾达了,分明是想贴到你身上,吃吃喝喝,又是酒又是菜,口口声声讲要帮着你开起家像样的医院。可后来一看爸不支持你,几十两银子,就被爸给收买走了,又跟咱爸一气,竟盼着你打起小白旗投降呢。就他们那样的,趁早别理,要交,就交天良哥,另有逗逗如此的好兄弟,好姐妹。” “剑灵,你这几句话算是讲到哥心眼里去了。我现在,也是如此想的。”袁剑栋开心地讲道。 几个人一面吃,一面开心地聊着。转眼篮里的滚驴子被四个人吃空了。 袁剑栋就喊过那个长相清秀的店小二,“伙计,再给咱们包上三十个滚驴子。” “好哩。四号桌再续三十个滚驴子。赶紧着哟!”店小二立在袁剑栋他们吃饭的桌子前面,用他洪亮的声音,向着负责给火烧填驴肉的师傅大声的喊道。 “剑栋兄弟,哪怕俺的胃口大,能吃。咱四个都吃得差不多了,也用不了再要三十个滚驴子吧,依俺看,再要上五六个,就顶破天了。再吃,就得撑破肚皮了。” “天良哥,你甭管。我要的多,自有要得多的道理。你放心吃就好了。” “曾超,曾超,你赶紧出来一下。”一个身材微胖,相貌平平,脸上带着稍稍雀斑,梳着长辫子,穿着浅蓝色花纹裤褂的小姨妈躲在炉肉火烧老店的门口,露出自个的半边身子,对着那位长相清秀的店小二急急地喊道。 被喊做曾超的店小二还要等着马上给袁剑栋他们四号桌上滚驴子,并没有马上出去。而是冲着那个胖女孩挤挤眼,又摆了摆手。示意她在外面再等等。 袁剑栋他们四个人都已经吃得七八成饱了,也就都有了更大的精力来看这两个年轻男女间究竟要演出什么戏。他们的猜测全是相同的——这个胖女孩,该是和他相好的吧。不过,他们的长相,可着实有点不搭。这女孩,也长得忒惨了点。 女孩虽然看见了男孩的反映,可是,却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依然不住地在那里招手,继续急急地叫着:“曾超,曾超,你再不出来,就要出人命了!” 袁剑栋见女孩这般执着,不好意思再让她在外面一直等下去,就对着这位被称作曾超的店小二讲道:“小二哥,咱们都吃得差不多了。女孩在外面等你,你就先过去看看她吧。” “这位少爷,如此做,不好吧?耽误你们吃饭,会砸了咱们店里招牌的。” “没事,咱们不会跟你计较。要是你们老板一会儿问起来,咱们就讲你先去茅房了。” “谢过少爷,谢过少爷,那我就先去一会儿。马上就回来侍候两位爷和两位小姐。” 讲完,曾超走了出去……

上一章33加入书签 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