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情定终身》:第十二章

“没事的没事的,也不是经常的事情的了,你就不用担心了,就像是个老妈子似的,人还没有老,就开始说这么多的废话。” “呵呵,那我也是关心才会这样的啊,哦对了慕容秀英啊,我在来的时候还给你买了鸡汤来,我听别人说的,那个店铺的鸡汤还是很不错的哦,你们女人啊就是应该多补补。”西门勤雄将一个白色的就像是装着冰激凌那样的杯子,西门勤雄将那个杯子的盖子打开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香味就扑鼻而来,特别的香,慕容秀英一下就食欲打动,看起来菜也很不错,还有鸡汤可以喝了。 慕容秀英准备下筷子的时候,想到了身边的西门勤雄还没有吃,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她自己吃了,西门勤雄却是没有吃的,就觉得很是过意不去。 “算了算是本小姐的大方了,看在你这么勤劳的份儿上面,今天我就把饭菜让出一部分给你吃吧,你就在这里吃算了,不过这里只有一个分的分量的,所以你不会吃的饱的,这个可就不管我的事情了。”慕容秀英很不负责的说着极为的不厚道的话。 “好,反正我可以到这里吃放我就很心满意足了,呵呵,我只是来送给你吃的,没有到我也可以吃到啊,真是太幸运了。” 西门勤雄高兴的哈哈大笑。 西门勤雄心里是很高兴的,他还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慕容秀英会和他在一起吃饭,而且还是慕容秀英,慕容秀英以前可是凶巴巴的,不是叫他去死,就是叫他去滚,可算是没有什么好话了。 看到慕容秀英吃的那么的香甜,西门勤雄就不那么的想吃了,他想把多余的都留给慕容秀英吃自己吃的很少。吃完了饭之后,慕容秀英是吃的差不多了,西门勤雄肚子还是空空的,不过,西门勤雄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是满的。 慕容秀英这边有事情,可是西门勤雄这边也有事情,西门勤雄这边是玉静的事情,在吃完饭之后,玉静就来打电话,用很温柔,很温柔的声音说着很温柔的话,可是西门勤雄已经知道了,这样的玉静已经不是他当初认识的玉静了,正在的与静不是这样的声音的。 玉静是装出来的,西门勤雄也知道,西门勤雄现在对玉静这个女人一点感觉都没有,曾经的那种东西都见鬼去了,他现在满脑子的都是慕容秀英的身影,西门勤雄就时常的在想,慕容秀英工作辛苦不辛苦啊,慕容秀英饭吃没有吃好啊,慕容秀英回家有没有好好的睡觉,是不是因为欧阳小玲的事情还在操心? 西门勤雄觉得他现在有点发疯的症状了,他无时无刻的都是想着那个叫慕容秀英的女人。 玉静打来了几次的电话,西门勤雄都说自己很忙,没有时间,其实西门勤雄是不想在和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了,一点关系都不想跟玉静沾上边。 可是玉静却是在一直缠着西门勤雄不放手,就像是今天,把电话都快要打破了,一直把西门勤雄弄的心情都乱糟糟的。“喂,我说啊,玉静啊你到底是怎么了啊,怎么就一直的在打电话啊,是不是有什么的事情啊,那个玉静对不起啊,我今天真的有事情忙不开的。”西门勤雄委婉的拒绝着。 玉静却是不肯的放过他。 “西门勤雄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在说我在纠缠着你不放手啊。西门勤雄啊你做人可不能这样子的啊,得到了好处就想开溜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还有啊,你今天必须给我出来,好了我就在你们的楼下等你,你要是不出来的话,我就到你么的公司来!”玉静发出了狠话,在关掉手机之后,看着手机的盖子,狠狠的瞪着西门勤雄公司的地方,阴险无比。 这才是这个女人的正在的一面。 西门勤雄在那边气的不行,差点就将手机给扔掉了,玉静的那种命令的口吻让他非常的不满,大大的不满,玉静他以为他是谁啊,在他的面前大呼小叫的,而且她玉静也不是他西门勤雄的什么人,凭什么就可以这样,西门勤雄觉得这比万总那个变态的女人骂了很多遍还要让人难受。 做男人,做到了这个憋屈的份儿,实在是没有意思。 西门勤雄心想,是应该和玉静做一个了结了,而且他和玉静之间是不可能的,玉静对他的也不是喜欢,曾今他们也许是可以的,只是玉静对西门勤雄的没有任何的爱意,只是在利用,西门勤雄很快呃就将这份感情掐掉了。 西门勤雄还是个比较有理智的人,也是个比较重感情的人,他不喜欢这样被利用的感情,不真诚,而且西门勤雄喜欢的是慕容秀英,西门勤雄觉得何慕容秀英在一起的话,那样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 为了和慕容秀英在一起,也是为了慕容秀英不必为这样的事情担忧,既然已经明确了要和慕容秀英在一起了,就不应该和别的女人有任何的纠缠。 西门勤雄还是第一次意识到这种情况的严重性。 “喂,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这次你又要说你有多么多么的忙了。” 西门勤雄下班了之后就很快的,就像是在逃命一样逃出了办公室,西门勤雄不想被慕容秀英看到,但是西门勤雄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起了疑心的。 本来慕容秀英还是不是那么的在意的,在上班的时候也有注意到西门勤雄的情况,西门勤雄的电话一直在i响,可是西门勤雄看起来很烦躁也很痛苦,有什么事情为会让西门勤雄如此的担心啊,慕容秀英在想着,难道是因为家里的事情么?应该是的吧,也只有家里的事情西门勤雄才会那么的担心,不过西门勤雄还从来没有告诉慕容秀英任何关于他家里的情况。下班了之后,西门勤雄就冲冲的走了。 慕容秀英觉得现在想要和西门勤雄谈了,也注定了将来是在一起的,那么西门勤雄的家人的事情她虽然不能的插手,不过提前的认识一下也是很不错的,就在远远的地方看着,看西门勤雄的家里人怎么样,以后相处的时候也很好的相处,慕容秀英心里是这么的想的,但是慕容秀英怎么也想不到的是。 头跟在西门勤雄的身后,她看到了是什么? 慕容秀英觉得一颗心都被掏空了,她的世界也跟着崩塌了。 西门勤雄这么的匆忙的下去,不是为了见他的家人,也不是因为其他的什么,而是去见一个女人,慕容秀英认识的,是玉静,他们公司的一个女艺人,只是慕容秀英怎么也没有想到,西门勤雄居然和玉静是在一起的。 其实慕容秀英是误会了西门勤雄的,但是她出来看到的时候,慕容秀英是因为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西门勤雄匆忙的赶下来,玉静拦住了西门勤雄的脖子,就在西门勤雄的脸颊那里亲吻了一下,然后西门勤雄就钻进了羽镜的车子里离开了。 事情就是这么的简单,可是在慕容秀英的脑子里,事情姬不是这么的简单了。 她觉得他的世界已经完了,西门勤雄是在欺骗她,他已经和玉静在一起了。 慕容秀英哭了,哭的很伤心,她躲在卫生间里,将水龙头的水开到了最大,然后大声的哭着,这样的话慕容秀英就不怕有人听到,就会来嘲笑他了。 慕容秀英在里面哭了将近有一个小时了,眼睛都是红红的,等哭完了慕容秀英就在卫生间里把自己的妆容补了一下,那样的话,就看不出自己是哭过的,拍着脸,慕容秀英对自己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看到了西门勤雄的真面目而已,就是遇到了一个很臭的男人,自己也没有亏什么,不是么,慕容秀英那样的男人你还在意着什么啊,你根本就不用在意的!慕容秀英不断的对自己说,不断的鼓励着自己,虽然他的表面上看起来视乎已经好了许多,只是慕容秀英的心里已经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疤,这个伤疤的伤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弥补的。 慕容秀英想,她和西门勤雄之间算是完蛋了。 他们就这么的完蛋了,还好,慕容秀英在想,他没有怀上西门勤雄的孩子,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不是么,她什么后果也没有的。 不用担心什么的。 西门勤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幕被发现了,西门勤雄现在非产的郁闷,玉静将车子开的很快,而且看这个样子,还是去那条路的,就是那天的那个赌场,西门勤雄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出去那个地方了,那个地方让人堕落也让人沉沦,如果他沉迷了进去,不说是慕容秀英的了,西门勤雄有种感觉,他的这一生就这么的完蛋了。 “玉静,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去那种地方了,真的,你也知道的,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职工而已,那种大男人才可以做的事情我是做不到的,有的人是天生的可以成大器的,但是我西门勤雄就是一个小人物,什么也做不了的,这样的大事我是做不来的。”西门勤雄如此的说到。 玉静拉长了脸,她现在一点都不温柔了,看起来似乎还很恐怖的样子,脸色十分的不好,瞪着西门勤雄,将车子开得歪歪倒倒的,随时可以撞到行人。 “西门勤雄,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啊,我可以给你足够的钱啊,我可以让你的生活过的更好的,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啊。我也没有对你做什么,可是你怎么就对我像是洪水猛兽一样躲着我,尤其是你在回国了之后,整个人就大变的了样子,西门勤雄你变了,变得我不再认识了。”玉静十分的落寞,看起来似乎非常的伤心,她看到西门勤雄没有再理会自己,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为自己擦眼泪,心里姬更加的不爽快了。 可以说,现在的西门勤雄是完全的变了。 好像很想躲着玉静的样子,而玉静猜的没有错,西门勤雄就是在躲开着玉静。 对于玉静现在流下的眼泪,西门勤雄是一点都不心疼。 “对不起玉静真的,我一点的都不适合你,而且我身上可是一点优点都没有的,玉静你是个很优秀的女人,值得更好的男人对你的,你要是跟着我在一起的话,玉静你是会受伤的,也会受苦的。” “我不怕……” 玉静哭着哭着,更加的厉害了,就想扑到西门勤雄的怀里准备大声的哭诉着。 “玉静,我今天之所以跟着你下来,是有话要跟你说的,我觉得我们之后i不要再有来往了,因为……因为,我快要结婚了。” 说到这里,西门勤雄的脸就红了,格外的羞涩不好意思。 其实他和慕容秀英的事情,西门勤雄觉得他们的关系也差不多了,是应该到了结婚的这个阶段了,也没有必要的隐瞒着什么了,和羽镜这样的话,是很不好的,对慕容秀英是很大的不公平的,所以他今天就要把所有的话都将清楚,而且西门勤雄也相信,玉静是个很聪明的人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的。 玉静显然的是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西门勤雄会这么的突然就结婚了,而且她对西门勤雄的行动还是刚刚的开始,怎么就可以轻易的放弃,玉静是好不容易的找了一个替死鬼的,这么容易的放过西门勤雄,可不是她玉静的作风。 所以,玉静就做出了很惊讶,很伤心的举动,一直在哭着,十分的可怜,哭了大半天然后才对着西门勤雄说到“我以为,我以为你还会对我好一点的,可是我真的是喜欢你啊,没有想到你就要结婚了啊,是那个叫张虹的么,不过我就知道她是你的女朋友,不过她已经结婚了,是不能和你结婚的。”因为波及到了西门勤雄的事情,所以羽镜就把所有关于西门勤雄有关系的人调查了一下。 西门勤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到张虹的事情了,西门勤雄几乎都快把张虹的事情忘得是一干二净,当初的时候就是因为张虹的突然的失踪,导致了西门勤雄十分的伤心,可是现在终于得知了张虹的行踪,西门勤雄却是一点也没有高兴的心情,听到关于张虹结婚的事情,也是心痛了一下,并没有多大的感觉。 时间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可以很轻易的就忘掉了一个人,也可以很艰难的喜欢上另外的一个人。西门勤雄觉得时间真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 西门勤雄摇了遥头,对玉静说“不是的,我要结婚的人不是张虹,我和张虹之间已经完了,在一年前的时候就已经完了,所以我和她是不可能的,我要结婚的是一个很平常的女孩子,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玉静似乎还想要说什么,西门勤雄没有再说话,西门勤雄觉得有点累了。 听到张虹的事情,西门勤雄心里还是很难过的,很沉重的很悲伤的。 “西门勤雄,你既然不想和我在一起了,我知道你是要结婚的,我会祝福你的,只是我们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了,西门勤雄你答应我一个请求好不好就算是最后的一个请求,其实也很简单的并不是什么很苦难的事情,就是我想和你吃一顿饭,就相当于是我们最后的晚餐吧,可以么?” 玉静泪眼婆娑的,哭的很是伤心。 西门勤雄也觉得自己这样实在是太伤人了,就算人家是在利用是他,可是吃一顿饭的话也是不为过的,只是西门勤雄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因为吃一顿饭,还是吃了问题来了。 西门勤雄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不会喝酒的,而玉静是会喝酒的,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那种。 玉静虽然叫人点的是红酒,但是玉静还是玩了手段的,她叫人在红酒里面添加的白酒,西门勤雄本来就不会喝酒这样之后,西门勤雄很快的就喝醉了。 喝酒的西门勤雄这次是醉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玉静在接近西门勤雄其实是有目的的,在第一次的接触的时候,虽然只是一份策划书,玉静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就发现了西门勤雄其实还酸是个人才的。 第十四章诬陷 所以,玉静就想西门勤雄这样的人为自己所用,就算是不能的为自己所用,她也要把西门勤雄当做替死鬼来做的,所以玉静是故意在第一次的时候用红酒酒把西门勤雄弄醉的,其实玉静那么的做就是为了试探西门勤雄的酒量的大小,没有想到西门勤雄的酒量根本就是不行,还没有喝上一点,就已经不行了。 这次西门勤雄醉的更加的快了,在西门勤雄喝醉了之后,玉静就叫人把西门勤雄带到自己的房间里去,玉静带到西门勤雄的是一个酒店的房间,房间里很白,玉静进去了之后就把帘子拉上来,然后就坐着看电视,等到时间差不不多的时候,就把睡的一点都不知道情况的西门勤雄的衣服脱个干净。 “哼!西门勤雄啊,这算是你的运气,居然让我一个大小姐和你睡在一张床上,要不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这种事情我才不会做的。” 玉静十分的高傲,也同样的看不起西门勤雄。 玉静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对于像西门勤雄这样的没有什么钱,也没有什么作为的男人是很看不起的,玉静觉得就算是她在利用西门勤雄,那也是西门勤雄的幸运。 是给予西门勤雄的一种赏赐。 等玉静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干净之后,她又在自己的身上用手抓出各种的痕迹,来制造各种的现象,现在就算是西门勤雄想要结婚了那有怎么样呢?玉静就是要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变成了两人已经是发生了关系,而且还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的关系,这样的话就算西门勤雄在厉害,那也只能像一条狗那样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 玉静阴阴的笑了起来。 西门勤雄啊西门勤雄你想逃走,怎么可能啊,我怎么就会让你这么的轻易的逃走啊,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还没有的解决,你怎么就可以逃走啊。 玉静从冰箱里拿出一杯很冰很冰的水,只是那水还没有结冰,只是很冷而已,玉静就用那一杯的冰冷的水淋在西门勤雄的脸上,西门勤雄立刻就醒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西门勤雄摸着脸,冰的要命,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什么情况。 玉静的一边的身子还在被子的里面缩着,一半的露在外面,她做这个样子让很快的就明白了,其实她里面是什么也没有穿的,玉静哭着哭着,十分幽怨的看着西门勤雄,西门勤雄被玉静看的头皮都在发麻。 玉静哭的很厉害,仿佛哭着哭着随时都会晕过的那种。 西门勤雄在床上是坐立不安“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就跑到了床上来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西门勤雄看到两个人这样的情况立马就知道他和慕容秀英的事情算是完蛋了,现在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不让慕容秀英知道这件事情,西门勤雄舍不得就这么的跟慕容秀英给分手了。 玉静哭着很委屈的说“你还问我,那我该去问谁啊,你还好意思,你%…………西门勤雄你简直就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呜呜……呜呜你都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怎么就对我不负责啊,西门勤雄你怎么可以这样啊…………”玉静静。捂着脸躲在被子里哭泣。 “我们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啊,可是,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只是以为我们就吃一顿饭而已ery怎么,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西门勤雄现在心里是后悔的要死,怎么就喝醉了,怎么就答应了玉静来这里,如果没有答应玉静的话,那么这些事情也是不可能发生的,西门勤雄还在侥幸着,应该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吧,他不是那种很好色的样子啊,怎么就看到女人就扑i上去的,而且更加奇怪的是,西门勤雄觉得自己是一点的感觉都没有的…… “你……你……你西门勤雄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啊,你看看我的背上,我的手臂上你看到了么,这些伤痕,这些抓痕,你不知道你喝酒了之后,对我做那样的事情,很粗暴的,我痛的要命,你还使劲的抓我哦,你看看……”玉静白白皙的胳膊给西门勤雄看,西门勤雄一看,头都快炸掉了,而且还是真的,看背上,背上也是的,西门勤雄顿时被吓住了,脸色惨白,大颗大颗的汗珠子就这么的滚落下来。

上一章33加入书签 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